聚焦中国物流顽症:路桥收费,最暴利的行业

    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我们奔赴全国各地,针对在物流领域多年来沉淀下来的若干问题进行了曝光和梳理。有观众反映部分二级公路的收费站没有取消,还在继续收费,这对于物流公司来说,跑高速和跑低速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区别,成本始终还是降不下来,为了解实际情况,本栏目记者跟随物流公司的货车走了一趟,一起来看记者的报道。

    记者在经过107国道上的松安收费站时,发现这家收费站已经取消了收费,经过这家收费站后货车就进入了广州东莞地界,货车经广园快速到达第四个收费站广州仓头收费站,收费六十元,记者发现收费票据上写的是四十加二十,深感奇怪,陈师傅告诉记者这二十元收的进城费。随后货车上了西二环高速直接开往佛山,最后货车经过小塘收费站和金沙收费站到达佛山三水,费用共计267元。陈师傅高速记者,如果取消二级公路收费,往返一趟最少可以省下四百块钱。陈师傅觉得这种二级公路还继续收费很不合理。

    陈师傅给记者算了比帐,跑这趟货包来回商家总共给1800左右,如果跑高速的话过路过桥费往返将近六百元,费用已经去了三分之一,油费要800左右,再加上人工成本,这三大块就去了一千五百元,安全到家后,最后赚到手的也就三百元。以从深圳到佛山拉一车饮料为例,厂家给的价格是60元一吨,一台装载量为15吨的货车,拉一车货的费用是九百元,但是跑全程高速往返的话过路过桥费加上油费就要将近一千四百元。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超载八吨以上才能保本。陈师傅说:“ 一般超载100%或50%都有 不超载就找不了吃的。”

    潘先生是广州一家货运公司的负责人,它的车经常送货往返广深两地,他告诉记者,目前超载对于罚款是很严厉的,主要是在二级公路上罚款,超30%罚两千,超50%罚五千,超100%罚两万。对此潘先生很是苦恼:“像我们这个三桥的车跑高速 一般的高速25吨不算我们超载,但在低速交警查到算我们超载100%。”

    潘先生告诉记者,现在油费和人工成本都在上涨,货运公司的利润也是越来越少,为了生存,他们也不得不铤而走险,现在每年交的罚单加起来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纵然是这样,他们也只能继续超载。潘先生说:“我们自己有18台车 经常跑深圳,在东莞深圳这一带罚款大概每年超过十万块 ”

    最暴利行业:当数路桥收费

    最近 2010年上市公司年报,就全部发布完毕,数据显示,全国19家主营业务轻松胜过石油、券商和房地产行业,成为2010年“最暴利”行业。 在A股上市的19家路桥收费公司,平均净利率高达35.51%,高居榜首的五洲交通高达55.74%,同期万科净利率为14.36%,仅为其1/4。 广深高速“暴利神话”早已闻名全国,投资方仅仅用了16年就收入300亿元,相当于前期投资的两倍。目前,它每日约进账900万,还有近15年的收费年限。曾经因为高速公路超期限收费状告广深高速第一人赵绍华说:“广深高速公路利润是非常惊人的,2009年广深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3亿元,平均每日路费收入906万元,净利润20.3亿元。

    在广州,华南快速一期自12年前开通以来,因为“收费太贵”而一直备受质疑。短短的15.6公里就要交20元过路费,堪称天价。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说:“我们中国的高速公路平均是0.6元/公里,如果是西方发达国家大概是0.4元/公里,而在我们华南快线是翻倍了1.2元/公里,这的确是有暴利之嫌。

    对于路桥收费荣膺“最暴利行业”称号的消息,广大车主除了愤慨,更多的是无奈。

    路政光罚款不开票 造曝光后被开除

    面对逃不掉的罚款、遥遥无期的收费年限,司机们怨声载道,但为了生存,很多时候都忍气吞声。大货车司机修车被罚600元,路政工作人员不开票就把钱收到了兜里,这样的事实让人愤怒的同时也引起了很多人深刻的反思。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呢?针对这些极端案例,我们的记者又进行了回访。4月22日,记者在鄂尔多斯坐上一辆开往河南西峡的大货车。中午12点多钟,大货车刚通过内蒙陕西交界的高速公路收费口就出了故障,停在紧靠收费口附近的休息区,下午1点左右,路政人员赶到,违规扣下了只有交警才有权扣留的行驶证,然后开始计时。司机询问执法人员,得到的答案是:“一个小时处罚300元。”司机表示要修几个小时,这本来就是设立的停车带,执法人员说:“得1000多元,就是这么个意思。那我不管。”

    司机怎么也搞不明白停在正常的休息地带为什么被罚款,他向相关部门电话咨询,但没人给他一个明确的解答。下午4点半,大货车还没有修好,路政人员再次赶来,要求罚款900元。路政人员说:“交600元也可以,不用开票那也可以,我知道您也辛苦,我们回去也得跟领导说。”

    5月15日,在节目播出4天之后,记者再次来到拍摄地包茂高速蒙陕收费站,整整一下午,一直都没有看见交警或路政执法人员。在对过路的货运司机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些司机时常会被罚款,而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采访中,许多司机也发出疑问,抛开罚款原因不谈,单从权限范围来说,交警罚款理所当然,路政人员是否具有罚款权限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路政人员具有向有关单位和人员调查、询问、取证的权力,而这其中,并没有提及罚款一项,那么,为什么在前次节目之中,路政人员却从在休息区修车的货运司机手中收了钱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找到了该路政人员所属辖区内蒙古高路公司鄂尔多斯分公司,见到了分公司经理曹袆旻。他对此解释说: “ 这个不是罚款,是补偿费”

    曹袆旻说,根据《内蒙古自治区损坏占用公路路产赔偿标准》,对于损坏或占用高速公路路产资源的的车辆,将按照相关规定收取补偿费。而当时那辆大货车由于故障,停在了刚过收费站的紧急停车带上,属于占用公路,根据规定,紧急停车带可以免费停车半个小时,之后每过10分钟,就要加收50元的补偿费,这一规定,也是为了避免许多司机违规停车而造成高速路的拥堵。“每超过10分钟,加收50元” 曹袆旻说。

    在一份文件中,记者看到 :4月23日,在包茂高速蒙陕界路段,路政大队四中队路政员裴波、王鑫及协政员王峰在执行公务时,利用职务之便,向大货车司机非法索取钱财一事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影响十分恶劣。事件发生后,内蒙古高路公司极为重视,立即组织公司违规违纪审查处理领导小组办公室调查核实后,认为路政人员裴波、王鑫及协政员王峰确实存在利用工作之便违规操作获取不正当利益的问题,严重影响了自治区及交通系统的行业形象,向车主私自索取钱财的3名违纪路政人员给予开除公职处分。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这种公路补偿费一般都产生于高速路上的突发事故,以包茂高速内蒙段的政执法大队三中队为例,3月共处理17起损坏路产事件,共收取补偿费381740元,4月共处理17起损坏路产案件,共收取补偿费502595元,按照规定都必须向当事司机提供正规的票据,而这笔费用中,70%用于修复路产,30%用于办案协作、举报奖励以及增添路政装备。但曹袆旻同时告诉记者,由于个人利益的驱使,许多路政人员不按公司规定而不开票乱收费的现象确实时有发生,自己曾经就处罚过多起乱收费事件,今后对于类似的现象,公司将更加严厉地查处,并接受广大群众监督。

    半小时观察:

    无论是林甸还是鄂尔多斯,在节目曝光之后当地政府和公司都紧急采取了措施,并向我们承诺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面对当地迅速的整改,我们一方面赞赏他们的态度,另外一方面我们还希望,他们的这次整改真正能做到长效长治。

    应该认识到,这些乱象背后,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那么这些利益链条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地带多年存在?这里面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我想这是在节目之外值得我们进一步反思的问题。如果不在体制上解决目前物流业面临的诸多问题,那么我们曝光了一个县,还会有其它县存在,曝光了一个高速公路公司,还会有其它公司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是一种权宜之计。我们需要的是解决一整盘棋的智慧和改革顶层设计。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