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配送卡在“最后一公里”

    1、压缩成本安全隐患重重

    短短的“最后一公里”由于遭遇重重难题,导致其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如果算上储存、分拣、送达三部分的费用,城市配送的成本是整个物流成本中最高的。

    刘培军分析说:“如果从郑州到北京运输一箱水饺是3元,从北京的库房运到北京的各个终端卖场的成本就要在8元左右。”

    从记者对多家物流企业的了解中,生产企业为了压缩成本提升价格竞争力,往往把物流成本的压缩当成首要目标,并且大部分采取的是直接降价的方式。这对于油价上涨、司机工资上调等运营成本不断上浮的物流公司造成很大的生存压力,一些物流公司不得不采取偷工减料的方式降低运营成本,给全程冷链的安全带来很大隐患。

    2、配送效率低排队时间超过交货

    刘培军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快行线物流在做一个连锁餐饮配送项目招聘司机的时候,司机们一听给商超送货都不愿意来。后来公司特地在招聘启事上注明“非商超送货”,才算把司机招齐。其中原因就是商超的配送效率低下,交货的时间没有排队的时间长。

    以快行线物流为例,司机平均每天工作13小时,其中路上行驶时间3小时;交通管制时间段等待、排队交货等时间10小时;小型门店平均交货时间每家店30分钟;大型超市交货平均每家店2小时。总体下来,冷链物流的平均运行效率仅为每天1.2车次。

    3、交通管制通行证须层层审批

    记者跟随河南一家物流公司配送车,对郑州几家超市进行了一次速冻食品的配送体验。常见的冷链物流车辆车体上总会写着某某物流公司的字样,但是承运这次配送的车身上却喷上了“绿城快运”四个字。

    该物流公司司机告诉记者,货车是不允许进市区的,为了完成配送,公司托关系办理了绿城快运的手续。这种做法在物流公司中也较为常见,上海光明冷链就为其负责城市配送的车辆挂上了“菜篮子工程”的标牌。

    全国各地的城市都面临交通堵塞难题,除了单双号限行外,最常见的办法便是对部分车辆进行限制,以“堵”治堵。北京快行线食品物流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刘培军介绍说,北京市规定货车只有取得通行证才能够在相关时间进入四环以内的道路,四环以外中心商业区同样要办理货车通行证。

    【对策】

    1、外部开源提升服务价值

    在与湾仔码头合作初期,快行线执行的角色是仓储商、物流商,库存量、存放时间都是由湾仔码头控制。不仅湾仔码头付出较高的仓储物流费用,快行线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收入。后来快行线把储存和送货的计费模式分离,储存按照每天每箱收费,送货按照单箱送达计费。同时建议客户关注每天库存量,在保证销售的情况下将库存量压缩到最小。这样不仅节约了客户的仓储费用,增加商品的周转速度,更重要的是使终端销售的商品都是新鲜的。

    2、借助外力优化管理系统

    2011年武汉翼彩科技有限公司在冷链配送系统以及冷链安全检测仪研发推广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针对市内配送量少、配送次数频繁的特点,翼彩提供了智能化的配送计划管理体系,从配送任务信息进入到系统数据库之后,系统便会自动根据用户自定义的配送中心、接货点、配送量等信息,对计划中需要执行的配送任务进行最优的车辆、人员分配调度设定,规划最佳线路。

   3、内部节流降低管理成本

    物流公司在城市配送中能否盈利生存,有两个关键性指标,仓储的人均操作量和车辆的单车装载量。

    物流公司对细节的把控也是降低成本的关键。记者发现河南华夏易通冷链物流公司的市内配送车都随车带着一块塑料板,通过了解才知道随着货物的减少,这个板子可以随时移动,以减少冷藏车内的制冷空间,在市内配送货物装卸次数较多的情况下,保障制冷效果、节省油耗。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