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物流怎一个“罚”字了得

  据央视报道:从事长途运输的货车无论从低速(国省道),还是高速都难逃被罚厄运。每天都有四、五次被罚记录,少则两三百多则六、七千。司机们都习以为常,大多在家准备好50或100元的钞票。见到拦车的不论警车或是民用车、有牌或无牌,只要穿着制服的都会主动递上50或是100,当然少了就拿200。至于为啥罚款、有票无票都是不屑一顾的,只图交钱能让尽快放行。而那些罚款的执法者却是躲在背后数着战利品—-一沓沓的钞票而偷着乐。大货车司机们都很无奈,虽说常常与罚款的执法者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然而仍然是猝不提防,躲过A县却躲不过B县,终究免不了一个罚。
  看着公路物流的罚款乱象,真让人感慨万千。这与央视去年曝光的山西岚县、盂县交警乱罚款、收“黑钱”尚不足三个月时间,公安部的警告还言犹在耳。可公路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又大行其道,真不知让谁难堪?更不知那些乱罚款何日才是尽头?
  从央视看到:河南西峡县的大货车司机袁银虎拉10吨香菇到北京,为节省上高速的费用,选择走低速,可沿路被拦截四次罚款四千多。一趟下来,不仅不赚钱反而亏了三千多。你说,大货车司机的生存有多么艰难!由于每个县都有拦车的,不论你超载不超载都要罚,即是空车也不能幸免。因此,大货车司机们都不敢走低速。
  从央视报道可以看到:公路上的罚款已越来越隐蔽,罚款不说缘由、不开票、执法人员不戴胸牌、不出示证件、民用车执法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令人印象最深的大概要数襄阳黄集的那名交警,站在那儿拦车,不论大小车辆,凡被其拦下的,都会心甘情愿的主动的将钞票送到其所开的民用车驾驶室里。等到收班时,这名交警才数着钞票装进皮夹里扬长而去。人无利益谁肯早起,站在马路上,虽说风尘仆仆却落得腰包鼓鼓也是很值得的!
  路物流被罚款真是让司机们叫苦不迭,同时也抬高了物流成本,让市民的商品价格、菜篮子价格更加沉重、不忍重负。当然,对罚款者来说,虽然辛苦点却能鼓起腰包;对一些地方政府来说却是空手套白狼—无非多点人力就能换得财源滚滚,何乐而不为。
  物流顽症央视几乎是年年都在报道,各地似乎也时常在整治,可公路罚款乱象却是越演越烈。当央视曝光时一些地方就会收敛点,而风头一过罚款照旧,看来乱罚款就象牛皮癣,成了一个难以根治的顽疾。
  其实谁都明白,公路三乱以及收“黑钱”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央视记者随意调查就见满地尽罚款,难道说当地的官员都是灯下黑?显然是共赢共荣蒙住了双眼。说白了,罚款—执法经济就是权力出租、就是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政府利益公司化、部门利益个人化的完美结局。很显然,如果不对乱用权力者实实在在的开刀,那都将是旧鼓一槌!因此,凡出现执法经济的地方一律摘去其地方一把手的乌纱,且不得再入仕途,大概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当然,所有罚款均不得返还给地方也是必不可少的。估计真如此公路之乱将会大大收敛,公路物流也将更加顺畅。

留下回复